《哈尔滨师范大学学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论茅维凌霞阁杂剧的思想内涵

  

摘要:茅维今仅存的八种凌霞阁杂剧,记录了明末社会真实的特点与风貌,反映了明末统治者长期怠政的社会现实。茅维作为明万历年间著名的戏剧家,其凌霞阁杂剧体现出他对时代的所思所感所想。本文从文人归隐、讽刺时事、风流韵事三个方面深入剖析茅维凌霞阁杂剧的思想内涵,以厘清凌霞阁杂剧中寄托的时代感想。

关键词:茅维; 凌霞阁杂剧; 思想内涵

茅维杂剧总称《凌霞阁内外编诸曲》,今仅存《苏园翁》《秦廷筑》《金门戟》《醉新丰》《闹门神》《双合欢》六种和新发现的《春明祖帐》《云壑寻盟》两种。茅维仅存的八种杂剧约创作于明末清初之际,寄寓了一代仕途多舛的文人对社会现实的不满与讥讽,他们往往采取归隐山林的方式来反抗纷乱的朝局,茅维以其刚健之笔描绘了 400 年前真实的社会状貌,辛辣之余不乏对风流之事的沉醉与向往。

一、仕途艰难,文人归隐

主要体现在《苏园翁》《醉新丰》和新发现的《春明祖帐》《云壑寻盟》四种杂剧之中。其中《醉新丰》主要表现文人为官之难,《苏园翁》主要以文人不愿受到朝局的纷扰而选择远离朝政为线索,体现了文人的无奈,而《春明祖帐》和《云壑寻盟》则看似独立,实则是一个整体,表现了放弃功名、隐逸学道才是知识分子在末世社会唯一的理想出路的思想。 《醉新丰》: “葡萄酒濯足曲江头,破青衫骂倒鵕县,华山仙召问素灵宫,醉学士亲巡光禄塞。”[1]1杂剧以骊山龙母央求李靖、马周代为行雨的神仙之事为楔子引入故事情节,以马周葡萄酒濯足而突出其纵酒街市: “今日斗酒安足辞,且喜有个好盆在此,把那吃不完的,倾在盆内,且权与我濯这双足者,只我润干喉聊承乏。且将来脚跟下洗的泥粗,休斗耍。这不比金銮殿,醉脱靴濯缨和濯足,各自有差排。”[1]8使得两位歌妓连连惊呼: ( 二旦惊介) 你好狂也,怎么暴殄这好酒哩! [1]8马周负气使性,第二折中以秀才胡柴、俞柳之语直接点明: ( 二丑) 老兄请了,你与我们一般黉门中出身,怎么这等心性高傲哩! [1]19马周以古人自比,使得胡俞二人惊叹马周何以大模大样高比古人。马周后来偶然遇到骑牛老叟而随之至华山,得到仙官点度而幡然醒悟,又得左都督常何举荐,最后为唐太宗赏识,官至中书令。 《醉新丰》中主人公马周是作者茅维自己现实与梦想的结合体,也代表了一代仕途多舛的文人,他们心高气傲、渴望献策报国却仕途不顺,将自己的理想借剧中主人公遇仙人点破、贵人相助的方法实现,体现了文人为官之难,满腹抱负在现实中却无以实现。 《苏园翁》一剧取自《宋史·隐逸传》: “张丞相求贤弗早,苏园翁诒使先逃。”[2]1苏园翁“一生坚忍,胸中学识不凡。”[2]1新上任的豫章路漕帅前去征聘苏园翁,而苏园翁无意为官,表面上答应了曹帅前去任职,暗地里却金蝉脱壳趁着星夜出逃。苏园翁开场即云: “某因胡虏犯顺,桑梓鼎沸,早弃了妻子,只身避地豫章,灌园东湖之上。”[2]12苏园翁是明末之时官吏文人的代表,清兵南下中原,百姓抛妻弃子,一些官吏文人隐姓埋名以避祸乱,是时代的缩影。 在《醉新丰》中,马周虽为官之难,但却依然有着一颗为官报效朝廷的心,而《苏园翁》中,苏云卿在意识到仕途多舛后金蝉脱壳而逃,是对马周一类文人为官之心态的升华,苏云卿一类文人已经不再对效忠朝廷抱有希望,他们的选择是归隐山林,隐姓埋名,哪怕以抛弃家庭为代价,足见文人对纷乱朝局的厌烦,他们发自内心地远离政事。而到了新发现的《春明祖帐》和《云壑寻盟》中,主人公已经顿悟,决定撒手悬崖,隐逸游仙,同礼普陀。

《春明祖帐》描写张更生解组归田,都尉万炜博平侯郭振明携樽郊饯。“只今圣主垂衣,例尘舆卫,夷氛当道,莫救冠缨。”[3]230( 左右进酒介) ( 小外白) 今日此别,边烽未息,城守徒劳。庙堂不闻挞伐奇谟,但责列侯供办铠马。弟已屡蒙严旨,想不久当为王鉴心之续矣( ) 。”[3]232在表达忠君爱友、伤时玩世情怀之余,该剧展现了晚明末世的真实社会情形。“但今国事日 非,朋 俦 星 散,栈 豆 岂 堪 久 恋,网 罗 那 得 高飞。”[3]231“【前腔】长安,棋局早残。多少长系公孤,望穷荒窜。已周花甲,辟戟清朝,荷蒙肝胆。”[3]232由于天下无道,棋局早残,以至官员们仓皇离局。 《春明祖帐》中民间艺人表演傀儡戏,棒喝沉溺于仕途的人,认为即便被赐金章铁券,也不过是“功臣宴上一盘鲊”[3]234,讽刺纷乱的官场,认为衣冠楚楚之人的志向不过是一串铜钱,警醒当朝士大夫,劝其看破功名,放下仕途之路,归隐田园才是最快活的生存方式。《云壑寻盟》描写张更生与其妻彭氏归田不久,即俶装渡江,访旧洁溪,友人勾曲外史率全家接待宴请,并分房共宅,尾声处以屈原之典故表达忠君爱国之情,以范张鸡黍典故表达友人之间深厚的生死相交之情。和合二仙突然出现于勾曲外史和张更生两家散步花园林下之时,与两家人对答: “【醉太平】徜徉,如许骄阳,只飞泉一沠,绣户生凉。你英雄撒手,正好栖隐游仙偕往。( 合唱) 索向,虚无只少对潇湘,试洗耳竹枝残唱。落迦圣相,精心顶礼,结伴慈航。”[3]242 勾曲外史和张更生纷纷顿悟,决定撒手悬崖,栖隐游仙。和合二仙劝告剧中人物应及早学道成仙,对明末现实社会生活中沉溺于官场政局之人进行针砭,好在张更生和勾曲外史都有所顿悟,他们懂得了隐逸学道才是知识分子在末世社会的精神寄托和唯一的理想出路。《春明祖帐》尾声部分,万炜和郭振明两人也表示将“早晚拂拭珊瑚作钓竿”[3]236,而《云壑寻盟》剧中勾曲外史是作者茅维自己的化身,茅维借勾曲外史和张更生之口,表达了自己对官场和功名的放弃,经数次科举失败后,他彻底放弃入仕为官之路,归隐苕溪。 《醉新丰》《苏园翁》和《春明祖帐》《云壑寻盟》表现了封建末世社会文人为官之难,有着一腔才情和爱国之心却无法为朝廷贡献一丝一毫,只有放弃功名远离朝局才是最为明智之举。

二、讽刺时事,反抗现实

明万历年间,明神宗为摆脱张居正、冯保和李太后的控制,在宁夏之役、朝鲜之役和播州之役的“三大征”胜利后,居功自傲,在张居正逝世不久便开始了长期的怠政,从励精图治到消极怠政。除此之外,明神宗还派矿监和税监搜刮民间财产,导致多处民变发生。朝中党派林立,东林党争和国本之争后,朝廷机能陷于瘫痪之中,正所谓: “明之亡,实亡于神宗。”明末社会内部正经历着纷乱的朝局,外部又有皇太极率军入侵,内忧外患,百姓遗民渴望报国仇家恨,知识分子则以笔讽刺时事,表达对黑暗现实的反抗,主要体现在《秦廷筑》《闹门神》和《金门戟》三种杂剧之中。 《秦廷筑》取自《史记·刺客列传》: “易水歌羽声送友,咸阳殿铅筑报雠。”[4]1剧中叙述荆轲的好友高渐离为了报亡国、亡友之仇,只身赴秦廷为秦王击筑,借机以铅筑击秦王,但刺杀失败。《秦廷筑》主要表现了高渐离的胆识与英勇,在明末社会,遗民们正是期待着能像高渐离一般,为报国仇家恨而不顾个人性命。在这一社会背景之下,茅维以文学之笔表现了亡国的悔恨,逝去的大明王朝、还在的大明遗民急需具有胆识的勇者为他们一洗屈辱,渴望着勇士一般为国捐躯的壮烈举动。 《闹门神》是神话喜剧: “争座位不听和合神,动天曹直贬沙门岛。”[5]1小年夜太平巷新门神上任,旧门神却因“管事六七年,好不兴旺,正好安稳坐着”[5]2而拒不让位,二神相争惊动户庭,钟馗神、紫姑三娘、司命造君、和合神等各路神仙因而前来劝解,却无果而退。稽查人间善恶、百神功过的九天门监察使者驾临: “且不究他贪位慕禄的心肠,只看他吃粮不管事,怎弄得那家门面,直恁破取了。”[5]9( 外怒介) 他管事来罪过极多,怎么遮掩到今日,想多由顺风耳这小鬼,与他通线索哩! [5]10九天门监察使者斥责旧门神贪图慕禄但却不管事,将旧门神和其死党顺风耳发配到沙门岛,并判令新门神接任。神界新旧势力的相争,映射了晚明政治势力相斗争的现实。茅维曾于明万历四十三年乙卯( 1615) 年三月初北上应试,登乙榜第二,被授予翰林院孔目,后因复杂的政治形势被迫辞官。茅维不顾个人仕途安危,同当时得势的庵党斗争。神界新旧门神势力的相争,也与茅维自身的经历相呼应,象征了茅维与庵党斗争最后被迫辞官的人生,新门神斗争的结果是遇到了九天门监察使者,得以接任门神,而茅维斗争的结局是被迫辞官,结束了自己经过数次艰难科举之路换来的一官半职。

茅维以文学之笔讽刺了明末社会有抱负的人得不到赏识、朝局极其纷乱的社会现实,新旧门神相争的神话故事是对明末现实生活的讽刺。 《金门戟》取自《汉书·东方朔传》: “辟戟金门规圣主,引军北阙纳忠言。”[6]1汉武帝时馆陶公主献长门园,又蓄男宠董偃,取悦武帝,时恰逢平阳主送新教讴者卫子夫助歌筵侑酒,武帝心智迷失,欲将董偃带入官邸,东方朔执戟拦驾于金马门,痛陈董偃三大罪状: ( 外辟戟奏介) 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 败男女之化,乱婚姻之礼,其罪二也; 陛下富于春秋,方积思于六经,留神于王道,驰骛于唐虞,折节于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奢靡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娱,其罪三也。昔伯姬焚而诸侯惧,奈何乎陛下。”[6]11东方朔又云: ( ) 臣言不蒙采用,何敢虚叨横赐? 且宣室者,先帝之正寝,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淫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监貂为淫而易牙作乱,庆父死而鲁国全,管蔡诛而周室定。”[6]12东方朔以董偃之行秽乱天下而警告武帝,最终使武帝做出让步。明万历年间,明神宗嗜酒、恋色、贪财、尚气,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曾上疏《酒色财气四箴疏》,批判明神宗长期怠政的行径。茅维借东方朔劝谏武帝之事,表达了对当朝统治者长期怠政行为的不满,也体现了对党派林立秽乱朝局的揭露,以武帝最后做出让步的行为,而讽刺明神宗不听劝诫、怠政行为毫无收敛的行径,告诫明神宗应向明君学习,切勿因宠溺宫女宦官而耽误朝政,茅维借东方朔之口痛述了他心中有着一腔才华却不得为官、仕途多舛的不满。

三、安逸享乐,向往风流

茅维今仅存的八种杂剧,除了描写仕途的艰难、文人多以归隐而远离朝局,以体现对时事的讽刺、对现实的反抗外,也有描绘安逸享乐的文字,主要体现在《双合欢》中,表达了对风流韵事的向往之情。 《双合欢》: “凌霞阁桂子秋香,玉 树 轩 花 星 双照。”[7]1自称“勾曲外史”的男子一日之内迎娶两个女子,一个是新相识紫兰,一个是旧相好蕊珠。“( ) 蕊珠姐,俺算定了你今日该来,特此拢头戴笄,来迎接俺好姐姐哩! ( 老旦笑介) 紫兰姐休取笑,新人到门尚早些,俺同你先见相公去来。”[7]5两位女子“并行不悖”、相处得十分和睦,互相谦让夫君,( ) 夜深了,俺送姐姐进房,被窝儿早熏得香香的哩! ( 老旦) 相公在上,非妾拿腔,今夕是紫兰姐拢头吉日,怎好空房,俺自行下房宿,不怕的没明晚哩! ( 生笑介) 这话也难从命,俺床儿颇宽,只三人并枕,尚有余席哩! [7]11三人并枕,勾曲外史与新欢旧好相处得甚是和谐。另外,勾曲外史有个小史叫做文漪,是日迎娶村女绛树,因而称作“双合欢”。《双合欢》中语言庸俗绵软,: ( ) 姐姐,新人进房安歇去了,且喜一轮秋月早上,池光潋滟,桂香馥郁,俺们且上凌霞阁,玩月一会 来。( 生携二人登阁望介) 是 一 片 好 夜 色也。”[7]10勾曲外史和新欢旧好,三人共同赏月,表现了相公与妻妾之间最为通俗的情感。“( ) 相公,你休用多心,猜防着我们来,这夫妻姻缘,五百年前配搭定的,只俺与蕊珠姐两人,一心一意,伏侍相公,图个白头偕老哩! [7]10

茅维借紫兰之口表达了对人世间美好专一爱情的向往,感情通俗,但却是人间最真的情感。蕊珠与紫兰共侍一夫,然而两个女子却没有丝毫的不愿不喜,以庸俗的情感和绵软的语言文字表现了封建女子以夫为天的婚姻观念。 《双合欢》是茅维同类主题的诗词的另一种表现方式,与茅维描写女子形态和女子闺情的词作相互衬托,体现了安逸享乐和对风流韵事的向往之情。茅维杂剧《苏园翁》《秦廷筑》《金门戟》《醉新丰》 《闹门神》《双合欢》和新发现《春明祖帐》《云壑寻盟》八种杂剧,体现了《凌霞阁内外编诸曲》的主要思想,描绘了晚明社会真实的政治生活,从文人的角度剖析为官之难,得出末世社会知识分子的出路,对于现实政治中存在的黑暗时事予以讽刺,表现明末知识分子和百姓遗民对现实的反抗,而茅维作为普通人亦有着七情六欲,对风流之事尚存向往。茅维在凌霞阁杂剧中体现出对时代的所思所感所想,反射了明末社会朝局纷乱、统治者长期怠政的特点和风貌,在剧中反衬了茅维自己的人生经历,寄寓了其渴望建功立业的情感、不得志于科举的不满。茅维凌霞阁杂剧具有鲜明的时代内涵,作者数次奔波于科举入仕的人生经历、希望报效朝廷的情感、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和欣赏风流韵事的写作特点,共同熔铸了茅维凌霞阁杂剧的时代特征。

[参考文献]

[1]邹式金. 杂剧三集·醉新丰[M]. 北京: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58.

[2]邹式金. 杂剧三集·苏园翁[M]. 北京: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58.

[3]赵红娟,. 新发现的明代戏曲家茅维杂剧两种[J]. 戏曲与俗文学研究,2017,( 12) .

[4]邹式金. 杂剧三集·秦廷筑[M]. 北京: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58.

[5]邹式金. 杂剧三集·闹门神[M]. 北京: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58.

[6]邹式金. 杂剧三集·金门戟[M]. 北京: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58.

[7]邹式金. 杂剧三集·双合欢[M]. 北京: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58.

 

 

 

 

 

本文由哈尔滨师范大学学报整理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哈尔滨师范大学

主办单位:哈尔滨师范大学

国际刊号:ISSN 2095-0292

国内刊号:CN23-1567/C

刊期:双月刊

开  本: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地址:哈尔滨市利民经济开发区师大路1号

投稿邮箱:hsdxbtg@163.com